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艾滋悲情,人间哀歌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大文学小说网

艾滋悲情,人间哀歌

幼年的不幸

我出生在70年代,那时国家还不怎样的富强,人民还在极度的困苦之中。我出生就天生的营养不良,说襁褓里的我就很弱小。那时兄弟也比较多,忙于挣工分,我就被放在家里的抬框里,无人照应。人们常说狗有“狗急跳墙”,饿极了的老鼠把我当作香饽饽来做美食。老鼠啃噬我的眉头,嗷嗷的哭声引来邻家婆婆的关注,跑到我家一看,我满脸是血,看不到人脸了。婆婆急忙唤来田间劳作的父母。那时的医疗条件还很差,就在村子里赤脚医生简单清理下,给横七竖八的把皮缝合在一起。等伤愈合留下了很大的疤痕。

在我有幼小的里就是们喊我“撮疤”,长大后才觉眉头一直到眼皮都是疤痕,而且还有很多小肉瘤,自己看了都觉得自己真是丑,怪不得小孩子都这样叫。

贫穷让我30岁还一直是光棍

我的身体自幼就没有好的体质,个头矮小,还有些驼背,加上眉头上的“撮疤”,我一直到30岁还没有人给我做过媒。自卑的心里让我不敢对自己喜欢的有过半点的表白,萌动的青里,我望着同龄的哥们一个个娶上媳妇,他们甜蜜的笑容,的滋味都是我的想。在梦里一次次与不知姓名的女孩握手,一次次梦醒都让想大声的哭出来。( 网:www.sanwen.net )

渴望情,渴望拥有幸福的家庭,让我不停的努力着,希望我梦中的她能早些到来。我不怕苦不怕累,家里的几亩田我用心耕耘,闲时就跟着村里的瓦工队干活。省吃俭用把房子翻新,积攒一点钱希望给未来的她以幸福保障。

真的光顾了我

人们总说好事都是为有准备的人而至。我终于到云开见月明了。

邻家大嫂一天笑嘻嘻的对我讲:“大兄弟,我给你做个媒,说个媳妇,你看看中不中?”我笑笑以为在拿我开涮呢。

到了晚上,大嫂真的来了我家,和母亲拉着家常,说着悄悄话。最后走时和我打声招呼,问我可中,中的话双方先见见面。

送走大嫂,我心里想:人家能看上我就是我的福分了,我可没有挑剔的资本。

母亲那也很兴奋,儿子终于可以相亲了。母亲告诉我女方不是黄花大闺女,说死了男人,带着一个小姑娘。母亲说带个孩子就是负担大一点,可又多个人手,你身边有个人知冷知热的我就放心了,咱可不能嫌弃人家有孩子。

第一次相亲,把自己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穿上,在街上理理发,洗洗澡,精神百倍的跟着邻家大嫂出发了。

在街头碰到了相亲的对象,中等的个头,长长的头发有些泛黄,长长的瓜子脸,显得有几分憔悴。在我心里想:没有男人,独自一个人拉扯孩子,田间的农活一定让她吃不少苦。看着她真有些怜惜,大大的眼睛里有着怎样,我期待她能一一讲给我听。

走在乡镇的街头,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和我一路的走着,还有几分的羞涩。

最后分别时轻声的问我:媒人都给你讲了吧,要是愿意我家孩子也要一起带上。

她的话就是同意了。我很是兴奋,真想握着她的手亲口对她讲我很愿意,以后的里有我和你在一起,孩子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只是我的嘴太笨拙,更何况是在面前,更是窘态万分。最后还是让媒人传了话。

正式相亲不久,我哮喘发作很是厉害,她提一大篮子鸡蛋来家看未来的公公。我很是,她没有走。她已经寡居三年,独自一个人的辛酸写在她那有些憔悴的脸上,很久没有男人的滋润了。我这个三十来岁的大龄从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我们就像干柴碰到了烈火,激情万丈。她风情万种,让我醉了又醉,酣畅尽至。那一刻我在想死已无憾,真想快点把她娶过来。在兄弟们的帮助下,在一个家族的张罗下,终于把媳妇娶回家了。

女儿的到来让我们长春癫痫病专业医院其乐融融

我的老婆名字叫朵,自从来到我家,很是贤惠,父母年迈多病,从没有嫌弃过,在家收拾家务,在田间劳作都是很卖力。对我那个好令村里人艳羡,说我能娶上这么个好媳妇真是造化。

妻子怀孕了,我家可以添丁加口了,久病的父亲很是开心,好像也精神几分。母亲也时常面带笑颜,张罗着干家务,以求能够减轻妻子的劳动量。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妻子的辛苦,我给与更多的关爱,她常说:“我没有那么娇贵,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吃。”我还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尽量改善生活。女儿可爱的笑脸,稀稀疏疏的胎毛毛绒绒的,眼睛蓝的像天空一样,小鼻子翘翘的,那小嘴真似一颗小樱桃。我的世界是那么的,幸福的感觉就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妻子一天到晚的忙着孩子,好在妻子带来的女儿已经八九岁了,放学可以看看孩子,抱着她的小在院子里玩。大女儿很是董事,回家从不偷懒,早早的把作业写完,帮助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对我很是亲近,喊“爸”喊得我喜眯眯的。这样的女孩就是讨人喜欢。

4岁的女儿高烧不止

幸福的时刻总是那么的短暂,一晃女儿会跑了,会喊妈妈了。一天到晚在院子里扭来扭去,见我回家慌着朝我迎过来,嘴里不停的喊着“爸爸”。不论我有多累,看到孩子就精神百倍,抱着女儿悠上几圈,不停的亲着女儿,胡茬扎的女儿“咯咯”笑个不停。女儿总是馋嘴喊着“爸爸买”,总是拉着我的手到小买部买零食吃。我总会花上块儿八角的孩子,看孩子吃得津津有味,我很觉得幸福。

不幸的是在女儿刚过4周生日后的一天晚上高热不止,天一亮就送到乡镇医院。我们都觉得是感冒,可是在医院住了三天,输了三天液还是不能退烧,不得不转到县医院了。

检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HIV呈阳性。那时我的头有些眩晕,这样的结果就是宣判死刑!

眼泪止不住的流,妻子成了泪人。我们抱头,希望苍天能够眷顾女儿柔弱的性命。

女儿在高烧下不停的抽搐,点滴对女儿好像就没有什么药效一般,几天不能进食,又黄又瘦。滚烫的小手紧握着我,似乎在哀求“爸爸救救我,我还很眷恋这人世间”。在医院十几天,不但没有好转,而且病情加重,身上开始出现肿块,且有的溃烂,我可怜的女儿啊,在疾病的折磨下,就剩下一张人皮了,根根筋骨都能看的见。

放弃治疗

在医院住院期间花尽了所有,本就贫困的我为了女儿我已经借不少的债。本是希望女儿能够好起来,没有想到,女儿幼小的承载不了疾病的折磨。转动的眼睛还能看出她还活着,干裂的嘴唇血在一点一点的渗出、、、、、、

我很是自责,很是内疚,我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体魄。

妻子更是自责与内疚,她说女儿的病像她前夫,她的前夫就是高烧不止,就是在三伏天盖两床被子还在发抖。那时也没有做细致的检查,由于贫穷在家有村里医生天天吊水,最终离开人世。

一想到这妻子浑身发抖,她极度的恐惧,生命只有一次,她还是那么的爱我,我不能责怪她的。甜蜜的生活,曾经的欢乐时光让我觉得我们都是那么的无辜与无助。

医生说这样的孩子华佗在世也没有办法。无奈的我们含着极度的伤悲在协议书上签字:放弃治疗。

在拔掉氧气的一瞬,女儿转动的目光有些呆滞,她还想最后一眼看看深爱她的。我苦痛的哭喊着,幼小的生命在我的怀里停止了呼吸。

妻子在极度中病发

女儿离去了,还有太多的生活没有经历,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待你来饱尝。幼小的你却到而去了,留下悲痛欲绝的父母。

女儿,一路走好,里有很多不幸的孩子,你要和他们好好的相处啊。

女儿,你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享受过明媚的阳光,亲吻过露花香,见过七色的彩虹,和小一起嬉戏玩耍过。

选择手术治疗癫痫病怎么样呢>女儿,你曾经带给我们无尽欢乐,曾经躺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撒过娇,你可爱的笑脸永存我们的记忆里,我深深爱着的女儿啊,恨不能随你去。

抛开一剖黄土,把你的身躯掩埋,那一刻泪如雨注,十月的寒风吹在脸颊,秋雨无尽的下着,像似为你哀悼。妻子摊卧在坟头早已失去了知觉,没有你,我的孩子,可让父母怎么活!?

妻子无尽的自责,让身心疲惫,在极度的中,身体再也承受不住重压,高烧不止,浑身抽搐,脸都有些发青。

父亲死不瞑目

妻子病发了,比我预感的还要严重。不仅不能吃饭,连喝水都是一件困难的事,一个劲的呕吐。我的精力也被拖累的瘦弱不堪。我不想让妻子那么的,我还是四处的借钱希望能延缓她的寿命。好的医院住不起就到乡镇医院吧。我开着农用的拖拉机把她送到离家最近的乡镇医院。我家的事十里八村都知道了,医院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不愿收治。说知道我们在这里住院,病人都不敢来看病了,建议我们到好一点的医院。无奈我又拉着浑身冷得发抖的妻子进城了。

本就有病的老父亲看到孙女的离去,很是,不知谁告诉了他这可怕的疾病,看到妻子又病成这样,急火攻心,大病不起。哥哥们拉着父亲去医院,他死活不肯,只好有村里的医生在家输液。本就是哮喘,加上阴雨绵绵,寒气较重,父亲咳嗽不止。一咳嗽就大汗淋漓,吃口饭就是困难的事,哥哥们轮流照料着。总也不见好转,父亲总放心不下我。说什么早知如此宁愿打一辈子的光棍也不要娶媳妇之类的话语。兄弟们抱怨妻子隐瞒了真相,就是村里人无一不说是我的妻子朵欺骗了我。不论怎样她对我的爱是真诚的,5年多的生活中,我们相濡以沫。她在我的心中却是如此的美好与善良。

一天父亲把我们兄弟叫到身边说着嘱托的话语,说以后一定要照料到我,对我放心不下。那天夜里父亲呼吸急促,我们匆忙找来医生,咳嗽不止的父亲脖子憋的很粗,医生说是一口痰在喉咙里堵着出不来。村里的卫生所又没有吸痰器,哥哥们连夜把父亲送往医院,没有到医院父亲就停止了呼吸。

哀歌

父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临走是双目睁得大大的。人们常说这是心愿未了。看到父亲放大的瞳孔,口张着,很是吓人。

家庭的变故,人世的沧桑,村里人都为我们的不幸洒下热泪。我的眼泪已经流干,哀乐声鸣,我有些麻木,一滴眼泪也流不出。身上白的衣在深秋的寒风中凌乱的飘着。亲人们的哭声在半空中回荡。

家境如此的败落,每个人心里都很悲痛。鼓乐手声声哀乐能每个人的,让人们感觉生命的脆弱。

当温总理奔赴文楼看望艾滋孤儿时,我还庆幸自己有健康的体魄,对他们投一同情,现在的自己就是不幸的人。真想和温总理握握手感觉国家给与的温暖啊。

妻子临终嘱托

妻子在医院里早已病入膏肓,亲人们在失去至亲之后的悲痛里,一边安抚我,一边四处张罗钱,妻子死活也不愿再拖累我,说回家吧,这可怕的病在医院也是白花钱。拉着我的手一直说着对不起,是她害了我。无论怎样她的女儿一定要我善待,说孩子今年都十二岁了,什么都可以帮我做,让孩子长大我吧。

自从小女死后,大女儿再没有和她一起玩,自己孤零零的坐在教室里最后一排。女儿很是董事,一直埋头学习,在班上成绩没有下过前十名。

论及HIV的病因,在桂希恩发现文楼这一怪病之前,人们都在传闻说上蔡很多人在卖血求生。只是传闻,还没有到令人可怕的程度。当文楼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时,很多人在深思是什么让他们可以抽调身上的血来生存呢?无不对准“贫穷”。黑心的贩血分子制造憾世之举!

妻子的前夫就在文楼周围,离文楼有十几里路。他们也在手头比较紧时卖血,妻子的前夫就曾经卖过血,的他早早的离开人世,死都不知是自己一次卖血的感染啊!

当文楼成为中国艾滋第一村时,那年上蔡的蔬山西癫痫医院哪家好菜没有人敢买,西瓜烂成一堆泥。

驻马店很多,尤其是沿107国道种植西瓜的农民叫苦不迭。往年又大又甜的西瓜很多西瓜商会开着大卡车沿着国道下到田间地头收买,那一年西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烂在地头,滞带着经济的发展。往昔坐在田间地头吃西瓜的场景已经成为历史了,自己吃西瓜也要来买小商小贩的了。

妻子拒绝在医院救治,我只好又把她拉回家,在家我好好的伺候着。卧在病床上的她呻吟怕我心烦,尽量的忍受着,黄黄的皮肤没有一点血丝,干枯的手还能动弹,想最后握着我的手,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歉意,自责,内疚,都不能表达她对我深深的爱恋,恨不能与我一起慢慢变老。我也尽量安慰她,说什么今生你是我唯一的爱,唯一的女人,我会珍惜。

瘦弱的妻子每天只能喝半碗稀饭。干裂的双唇已经溃烂,有许多的脓血流出。一周也不能大便一次,小便早已不是尿液了。双腿肿胀,高烧早已让血液变紫。

生活需要我的活着

生活需要我坚强的活着。我对生活是那么的眷恋,蒸蒸日上的中国前景我希望看到更多精彩。

妻子在家不到一个月就撒手而去。我早已麻木竟然流不出眼泪了。大女儿披麻戴孝哭喊着“妈妈”,送葬的队伍眼都哭肿了。村里的人们看到大女儿悲恸的哭声,禁不住流下眼泪。同情夹着可怜,悲凉得让人发颤。

活着那么的痛苦,你就放心的去吧,天堂里等着我,一定不要贪吃,喝了迷魂汤,忘记了我的模样。五年多的夫妻生活,你真心的给与与付出;感谢你给与的柔情与爱意;感谢你替我生育的女儿,我也做了爸爸,我也有过妻子,今生品味过女人,我真的很知足了。愿天堂里你不再受疾病的煎熬,在那里开开心心。

妻子撒手而去,我的心更加的失落,好心的人们询问我的健康,我也抽血化验,结果很是令人欣慰,没有发现HIV呈阳性。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因为HIV潜伏期很长,8—14年在身体里,只要身体稍有不适病魔就会主宰我的身体。

大女儿的爷爷奶奶来家要把孩子接走,几年的父女早已融入我们的心田。女儿站在院子里哭泣,爷爷奶奶也在哭泣,我想让孩子自己决断,以免以后滋生怨言。孩子说:“不走,我不走,我舍不下爸爸、、、、、、”那一刻我的心突突跳个不停,眼泪打湿我的衣襟,我的心也是那么的脆弱,我也是那么需要他人的关爱啊。

女儿最终留下来了,我还要朝出暮归,为生计奔波着。

母亲在经历家庭的突变之后有些痴呆一般,见人也不认识了,整天嘴里不停说着:罪孽啊,罪孽啊、、、、、、哥哥们轮流来照看母亲,在她的内心里就是自己没有积善行德,不住的自责着,病也日益的加重,有吃些小药到每天输液了。

过了那个凄苦寒冷的严,明媚的让人有几分的睡意,万物复苏的,我的心境也稍稍平稳一些,妻女那熟悉的面孔时时闪现,随着时光而去,淡忘了吧,如果一直苦痛,又有何用呢?我在吹拂下长长的做着深呼吸,期望把往事抛开。

不幸从天而降

室。只见毛毛躺在床上,戴着呼吸机,姐姐拼命的叫着他的名字都没有反映。姐姐都快疯了,疯狂的抓着医生的手,扑通一声给医生就跪下了:“求求您,一定把他救活,他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没有她我就活不成、、、、、、”

据工地人讲毛毛是从六楼的楼梯踩空跌落到一楼的。浑身粉碎性骨折,当时七窍流血,不醒人世。

姐姐哭肿了双眼,乌黑的头发,一夜之间已经白了大半。我们去的第二天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

姐姐哭天戗地,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实事,苦苦哀求医生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来救治孩子。

医生说关键人早无意识,无法清醒怎么能做手术啊?况且病人遍体鳞伤,不知从哪里做手术才好。

我们每一分钟都是煎熬,每一分钟心都似上了劲的发条,悬空的心焦躁不安。我们真怕医癫痫多久发作一次算频繁生说出半个不字啊。

年轻的生命,在众多亲人的期盼和祝福中还是离去了,连睁眼看一眼妈妈都没有。悲痛欲绝的姐姐抱着儿子哭死了,休克,休克,我们含着极度的伤悲把姐姐送进急诊,忙着处理毛毛的遗体。

姐夫匆匆从新疆赶来,看到儿子瘫倒在地,没有哭声就休克了。难过,痛哭,极度的痛哭,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哀啊。

姐夫七尺男儿气尽失,他的苦在心里,不能释放,一口气没有上来,晕倒过去了。我们兄弟手忙脚乱,似天塌地陷一般。

毛毛的事还没有处理好,家里打电话来,说母亲这几天病重,大哥,二歌留在姐姐身边,三哥,四哥和我连夜回到家里。

母亲似乎很是清醒,能认出我们兄弟,能叫出我们的名字来。人们说人到了弥留之际就很清醒,想最后看清自己的亲人,这就叫“回光返照”。不论怎样我们一字排开坐在母亲的床头,听母亲最后能说些什么。母亲数一数兄弟姐妹没有来齐,有些失落。还能叫出姐姐的名字,问姐姐咋这么多天不来看她。

在母亲的心里她最亲的是姐姐了,姐姐很是勤劳,姐姐是母亲的第二个孩子,那时有儿有女很是好,接下来一个个都是男丁,母亲就更喜欢姐姐了。姐姐在家给一家人做饭洗衣,每个手冻得都是紫疙瘩,还是照样的干。

大女儿放学回家了,总是先来问候奶奶好点没有,想吃什么饭她来做。女孩子就是乖巧,在家里做饭洗衣真的很管用。每天夜里写完作业,就在灶房里烧一锅热水,自己先洗洗,先后打来一盆热水给奶奶泡泡脚。喊我去洗一洗,那一刻总有一股的暖流在心田涌动,付出了爱就会有回报啊。

母亲一天天的瘦弱下来,她在等自己的孩子们到齐,我知道她特别的想姐姐。母亲似睡非睡,冷不丁的喊着姐姐的名字,我们真怕姐姐见不到母亲最后一眼,还是打电话催促姐姐赶快回来见见母亲。

姐姐匆忙赶回家中,满怀悲伤的姐姐看到母亲,实在按捺不住自己悲切的心情,放声痛哭:“我的娘啊,我们的命咋这么苦啊、、、、、、”母亲揉揉昏花的老眼,最后终于辨出是姐姐了。姐姐这二十多天里消瘦很多,乌黑的头发已经花白,沧桑尽致。母亲看到姐姐这样,老泪横溢,姐姐太悲痛了,拉着母亲的手说毛毛不在了,死了。母亲下意识的抖动一下,瞪大眼睛去世了。

生活需要与勇气,我会更加坚强

一家人经历这么多的变故,都觉得生活是那么的艰辛与苦痛,尤其是我,现在不敢正对面和人说话,不敢再像那样和村里人谈天论地了。院落显得很是冷清,以往侄儿们在家里跑来跑去,现在都远离这个院子。女儿在镇上念中学,周五下午才回来。平时,我一个人在家里更显得了。

无眠的夜里,我时常回味我和妻子的甜蜜时光,田间地头都是我们的乐园,我们一起播种,一起拔草,一起说着村里的故事。农忙时节妻子会格外的疼爱我,每天早上总会打两个荷包蛋给我吃,说什么农忙太累了,我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围坐在堂屋里看着电视,评说故事里的情节。孩子思摸着大人,不停的抖动着遥控器,看自己想要的动画片。声声在耳畔响起,思绪里怎能没有她们呢?一段情让我挥之不去,爱意还是那么浓,妻女的音容笑貌深深刻在我的心田。

自信与坚强让我感受阳光雨露,村里人对我们父女的关爱很让我,女儿的衣服都是村里人们送的。即便不是新的,女儿也很开心。这两年来对我的关心我感到我没有被社会抛弃。

我一边挣钱还账,一边供女儿读书。孩子很会节省,一周才有15元的生活费。有时5毛钱一包的方便面开水一泡就是一餐。

星期天在家我也会花上四五块钱卖点肉改善生活,孩子吃得很香。董事的孩子把肉直往我碗里挑,我很知足啊。生活需要自信与勇气,我会更加坚强,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的努力,永不言弃!

(我用笔记录生活,希望生活更美好)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