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像蒲公英样的纷飞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大文学小说网

馨儿在笑时,眼里时常有种跃动的喜悦.只是,她不经常的注视别人眼睛,羞涩可以解释她的这一切.可他单不是那种需要解释的人.

她的欢乐常是一个人享受的,偶尔有喜出望外的意外,她会用手掌撑着下巴,若无其是的笑.

那是她特有的无辜的笑,仿佛连她的欣喜都是自娱其乐,不与他人相关.

馨儿,给人轻巧雅致的感觉.

有时,她会闪烁着略带近视显得疲倦的眼珠傻傻地看着她喜欢的男孩.只是一瞬的目光接触,她的眼神便会被那男孩击退.

馨儿会装成胜利者,只顾低着头在自己酝酿的得意里轻巧地与她的他擦身而过.在回到自己远离他的座位后,她会狡黠的笑.很难说清那笑里是否有喜悦或的成分.( 网:www.sanwen.net )

馨儿那时还小,至少,她时常置于脸颊的红色腼典证明着她还没长大.

第一次略带唐突的打交道,我是找了好半天的借口.课桌上《赋词愁》那个本子被我不知所措的撞在地方去,H帮着拣起就索性的指着它示意我.

我是拿着她的纸回座位的.也许,她和他的眼光就是这样的看到一处上的,我猜测.

馨儿是一脸的不知所以,她很明显的敏感于我的唐突.她的笑在我的背面,我看不到.她递给我卷子时仍没有回头,只是侧颊微红.

H说,我转身回时.馨儿也有侧过脸来,她是朝我轻笑的.我没看到,而且,我也不.

体育课上,点名刚过.馨儿便会拉着她的姐妹消失在塑交体育场上,H说,那是个不运动的.

而其实,馨儿的羽毛球是一流的.她说,她只会和喜欢运动的人在一起打.我从来没有和她打过羽毛球,我只是在一旁欣赏,她的欣喜与失落.也许,我是真不喜欢运动的那类人.但,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懒堕.

时,馨儿没有参加任何的项目.她陪着她最爱慕的哪里有好的癫痫医院男孩在运动场本班方阵里打扑克,她欣喜于他的不拒绝.

塑胶场上的人群里,有最暖和的感觉.馨儿说,她喜欢有他在的温暖.在灿烂的阳光里,听最紧张的赛事播音,享受最和煦的满心窃喜.馨儿说,那堆他摊在她眼前的一幅红桃顺,成为她对那个秋季运动会里最温柔的.

每个早上的晨读,馨儿来教室的很早.她没有扎头发,披肩的头发冗长,微黄.但,她的眼睛很有光泽.她会为那个男孩带来牛奶,悄悄地放进他课桌里.

晨读时,馨儿总会朝她微笑,然后再竖起书挡着自己的表情.她从不在朗诵时关上窗,她座位旁的窗台一直很干净.她说需要呼吸最自然的空气自己才会感觉清新,她非常喜欢窗外有高高枝丫的香樟.她说,她喜欢那种叶子的味道.绿色萦绕在馨儿的窗前,她有香樟背景衬托的微笑里也有绿色的香味.

放学,下自习,馨儿总匆匆的最先离开教室,被挤在下楼的人群里.她说,在学校外等,她需要抓紧出教学楼.

香樟树下的影子即使在天也是暖的,因为馨儿匆匆的背影也在树下.在灿烂的阳光下或昏黄的路灯下,她的脚步好像不会变得自由.

有一个自习她没有来教室.我看到班主任老师问了她的同桌,但我听不到内容.课间我接过她姐妹的手机问候了她,没听清她的声音,她感冒了.也许,她也没听清我的声音.我在说,好好休息.她一定不知道,这其实是那个男孩的心里话.

馨儿第一次给那个男孩的情书是先递给我的,她是一脸神秘的扔给我一张折好了的普通纸张.

她说,她居然会真的喜欢上那个男孩,现在已经是很想很想他,每天都很想见他.她说,她已不知道怎么办.而她喜欢的男孩,就在我旁边.

我想,她这不是情书.只是投石问路的方法,她知道,我们是很好的.但她,也许真的忽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把这纸条给了那个他,也许我是值得她相信的人!她也只须相信我这关键的一次.

男孩的回信是在晚上才给她的.中午的时候,馨儿是一脸忧伤的从我们北京哪上医院看癫痫眼前走过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一个忧伤的表情,男孩才那么快回信了她.信也是我送到她座位上的,她满是期待的激动溢于言表,捉摸不定的接上手--一颗桃心状的纸团.

馨儿后续和男孩的信是与我无关的.或欣喜或失落,变化的与表情更与他人无关.她说,在人群里她只能看到他.

窗外的香樟鲜绿的像她一样的活力.再不是她一个人在课后欣赏香樟,再不是她一个人在树下留着匆匆的影子.馨儿的作文纸里提及更多的是他,再没有其他的.

馨儿是在一个阴色的有冬风的天里和我偶遇的,周末的时间太廉价,我们所有人都习惯挥霍.在热闹的栖贤路旁,她一头披肩的头发在风里飘扬,很是显眼.看我的眼神是新奇的,像小女孩.

馨儿要我和她保持两米的距离才能聊天,她说怕熟人看到传到她家人耳朵里,会有误解.很奇怪的要求,她明说了,我就跟在她身后.

江堤就在不远,她带着我,穿过了几条弄堂就径直到了江边.她对本地熟悉,比我还熟悉.

的斜阳,黯淡无光,天空中的云好像都清淡了许多,像没有油水的汤料.阳光照在手臂上,没有一点暖的感觉.昏黄的江上,汽迪响彻,也不知道是多遥远的歌声.馨儿并不惊呃于此,倒是我给吓到好几次.

馨儿的头发在江风吹拂里肆意的在肩上翻飞,她一直没动,似是站着在享受什么.带小孩的夫妇,的情侣,在我们身后穿过.

馨儿只是嘹望着翻腾的江水,脸上的表情比我的还复杂.

还是我挑起的聊天话题,可,聊着聊着话题总会转到了她交往的男孩身上,而总也是以她失落沉默作结的.我换了三次话题,依旧"噩题难逃".我不是很喜欢那话题.

等要回学校时,还是她给我带的路.在宽敞的江堤上,她笑着对我说毕业后要我把手机号码留给她,她会联系我的.我笑着应许,表示乐意.而实际是,我根本没有手机,也不准备再联系她.

那晚的自习没有上课,大家填了一晚上的表格.大多是些家庭情况联系方式,诸如一般的户口调查.模青少年癫痫的病因式老套,老师根本没多少指导,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填自己的联系方式时都写了无字,没有人值得我联系.

馨儿在填表格时一直是低着头,没有再像往日一样盯着那个男孩作参考.

元旦晚会来的很晚,这是我们中学时代的最后一个新年.

诸如以往的惯例,打扫教室,整理桌椅,再装扮教室.不见馨儿的人,她挺早就离开教室的.因为那个男孩也是先消失的.

晚上的活动在教室举行,可能我太激动了吧.我来教室时一个人都没有,桌椅规则的围成了大矩形,擦拭的很干净.

开始活动后,主持人关了灯,我看不清人,随便拣了个座位靠着嗑瓜子.

我熟悉的朋友都没看到,馨儿却就坐在旁边.随便的侃了几句,话题自然又转到与那个男孩相关的事.馨儿已没有先前的好奇与欣喜,她问着我一些好像早就酝酿好要问的问题,表情复杂的让我都觉得陌生.

她似乎找到了答案,很快的又是一脸焦虑的说要回家,她已经在收拾桌面上的几张贺卡,动作慢的惊人,又一直背对着我,没有说话.

我后来追到校门口时,她正又往教学楼走.她说时间没到,门卫不开门.她说要去操场走走,我仍是跟在她身后.

下的操场上,有很多的也像我们一起在散步的同学.有个男孩在我们身旁走过,留下一首《蒲公英的约定》,音乐的声音越来越远.

馨儿说她很喜欢这首歌,我说没有听过,她就说会抄写一份歌词我.然后她就仰望着闪烁的星星,不说话了.

馨儿那个仿佛很忧伤,看着有情侣从旁边走时她就会流泪.后来有男孩拉着女孩在不远处放烟花,灿烂的火光升空时,她终于在隆隆声里放任的哭泣.

她像个娇气的般蹲着用手捂着脸,不停地念叨着,她舍不得离开他,她做不到……空气里有咸咸的气味.我不知所措地张望着她,只能由她哭诉发泄着.

馨儿是在快高考的那个月前递给我她抄写好的那首《蒲公英的约定》歌词,我也是在那天和同桌看癫痫南昌哪家医院好偷出去上网时才第一次听的.我重复听了好几遍,开着全屏幕傻傻地跟着念叨歌词.

回教室时被班主任逮了个正着,听着他的一大堆废话,我感觉比我上网还无聊.

馨儿后来也没有和我说多少话,甚至我发觉她都没和那个男孩在一起聊天过.

最后一个星期是自由复习.馨儿选择了回家复习,她的书是她和同桌分三次搬回家去的.

最后一次搬书是在晚上的下自习后,她自己一个人拿的,只有几本书.下楼的时候,她递给我一本课外书.《我的作家》,是她喜欢的书,她说知道我也爱好,所以也给我看看.

我记得后来还给她书时,那本《我的作家梦》已被我点画的满是标记.她笑着,一如我第一次向她借作文稿时的笑.馨儿似乎并不介意,她说,自己懒笔头.

青年少的梦里,有许多,其实连我们自己都分辨不清是爱还是恨.我们只是倔强地钻在里面,做着自己认为对的的选择.

那些最灿烂的光景,那些最羞涩的回忆,那些最的眷恋.总是容易扇动泪水,让人忘乎所以.

馨儿是和那个男孩分开了.

她说自己的只剩下了一场毫无意义的高考.

也许,她是带着忧伤的心情进考场的;又也许,是绝诀!

首场语文考完时,在人群汹涌的教学楼下,她的叫住了我.我们聊着考完试后的打算,聊着我向往的周庄,她憧憬的大海……

翌日下午的最后一场英语考完时,天气意外的下起了小.我从公共厕所出来时,考场外已零星的只剩几个清洁工.

我失落着穿梭在雨里,装下准考证后把剩下的一袋子笔狠狠地扔掉.

馨儿像这淅沥的雨,有潮湿的心情.她带给人湿润安静的印象;

馨儿更像纷飞的蒲公英,带有墨色的倾城.

她就这样静静的消失,渲染着自己的印象.<PIXTEL_MMI_EBOOK_2005>1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