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橱窗里的向日葵爱情

时间:2020-12-02来源:大文学小说网

“明天见,。”

“明天见。”

小芯走到自家花店门口,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刚好从店里走出来,小芯侧了侧身子,男人径直地走了出去。小芯回头,发现那个男人正看着自己,然后离开了。

“花姨,刚刚那个帅帅的叔叔是来买花的吗?怎么没看到他手里有花啊?”

“是啊,不过今天的菊花已经卖完了,他还说里的养得真好呢。”小芯将书包放下,来到橱窗的一个小角落里,拿起旁边的花洒,小心地给一盆向日葵浇水。小芯喜欢站在这个位置,玻璃橱窗,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小芯将妈妈生前最喜欢的向日葵摆在橱窗的角落位置,既不影响花姨摆放其它出售的花,又有个小空间摆放向日葵。

将花洒放下,小芯坐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看着一道道夕阳的残辉化为一个个人影,化为一座座房屋的影子。小芯正看得出神,一个从橱窗前经过,又倒了回来,将双手贴在玻璃上,眼睛直直地看着橱窗里的向日葵。男孩和小芯差不多年龄,可是眼底一片哀愁。

第二天,小芯又看到男孩站在橱窗前凝视着橱窗里的向日葵。

“你也喜欢向日葵吗?”小芯忍不住问男孩。

男孩终于将目光转向小芯,“我妈妈很喜欢,但是我妈妈已经不在了,我家里再也有向日葵了,我爸爸不允许家里再出现向日葵了。”

“我叫小芯,这也是我妈妈最喜欢的向日葵,我的妈妈和你的妈妈一样,或许她们都去了天堂。”小芯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儿,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男孩的眼里闪烁了一下,表情不再那么严峻,没有回答小芯的话,男孩走了,小芯追着出去,跟在男孩的后面,“我叫小芯,你叫什么呀?”男孩没有回应,十字路口,男孩过红绿灯辽宁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选择,小芯没有跟上去,看着男孩离去,看着绿灯变成红灯,车水马龙淹没了男孩的背影,“。”

“岩桐,你们学校的校服真好看。”

“我不觉得,不喜欢天天和别人穿一样的衣服,这衣服就是我的枷锁。”

“其实你穿上校服真的好看。”小芯给向日葵浇水,“看,这盆向日葵开始发芽了。”

岩桐轻轻地抚摸着冒出小芽儿的向日葵,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这是小芯认识岩桐一个多月来第一次看见。

“你笑起来真好看,比我们班的班草好看多了。”

岩桐看向小芯,并没有答话。

“我是说真的。”小芯继续说道。

夕阳将橱窗外面的人影拉得很长,小芯坐在橱窗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直到路灯一盏盏地亮起,小芯还是没有等到岩桐。或许他学校有事吧,或许是直接回家了吧,小芯各种胡思乱想在脑海里混作一团,手不自觉地一遍一遍地写下岩桐两个字,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你在等我吗?”岩桐忽然地出现在玻璃前。

小芯手抖了一下,回过神,跑到岩桐面前,“你今天没有穿校服呢。”

“看,糖,喜欢吗?”岩桐从书包里抓出一把糖呈到小芯面前。

“糖纸真好看啊。”小芯拆开一颗糖含进嘴里,将糖纸铺开。

“明明是我的糖甜,我的糖纸好看¬”

不知不觉,糖纸都已经收集了满满一大盒,除此之外,还有小芯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奇的各种各样的笔,全部来自于岩桐。

“花姨,我的向日葵怎么死了?”橱窗里的两盆向日葵枯萎了,小芯抱着两盆向日葵,眼里噙着泪。

“小芯啊,对不起啊,花姨这些天都忘记为什么癫痫发作有影响照料向日葵了。”

“岩桐!”小芯突然想到什么,擦干眼角的泪水,“花姨,最近你见到岩桐了吗?”

“那个男孩啊,我已经有几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

小芯跑出花店,橱窗前,来来往往的人从小芯身边走过,路灯已经亮起,小芯知道,今天等不到岩桐了。没能照顾好妈妈生前最喜欢的向日葵,也没能和岩桐道别。

小芯不知道向日葵是哪天凋零了,也未曾注意岩桐是哪天消失的,一度时光里小芯的世界里只有高考。如此不经意的时候,往往会有很多错过。

糖纸依旧静静的躺在大盒子里,而岩桐送给她的笔,好几支已经不能写字了,小芯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一直舍不得用,这次,不用也不会舍不得扔了。

小芯之前的生活就像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岩桐过客般的出现在小芯的世界,犹如一颗小石子不小心掉落在了小芯的湖泊,掀起了一丝丝涟漪后,沉入水底,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高考后,小芯如愿上了北方城市的一所大学。

“小芯,你最喜欢的糖。”一个男生将一大包各种各样的糖果递给小芯。

“谢谢你,余森。”小芯看向男生,笑了,露出两个酒窝,“这些糖真好看。”

“小芯,你收集这么多糖纸干嘛?”小晴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我已经习惯了。”

“话说,这些糖有百分之九十是余森送给你的吧,还有那个哆啦A梦,也是他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人家意思那么明显了,你到底什么想法啊?”小晴的八卦之心决堤。

“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真的,他会遇到适合他的女孩。”

“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吗?”

“嗯。”

长春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真的吗?”小晴继续追问。

“好像……”小芯停下来,看着小晴。

“好像有点喜欢是吧。”小晴有点急道。

“噗……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真的真的不喜欢余森。”

“哼,竟然逗我,不理你了。”小晴别过头假装不理会小芯。

“好小晴,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小芯边说边挠小晴的胳肢窝,小晴一边抵挡,一边笑道,“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饶过我吧,啊哈哈哈……”

正打闹着,彭丽急匆匆地跑回寝室,放下课本,猛灌一大杯水后放下杯子喘口气,看了眼手机,“十点五十,还有十分钟!还好赶得上。”

“彭丽,什么还有十分钟啊?你不是刚刚下选修课吗,什么事这么急啊?”小晴问道。

“今天中午软件学院和我们学院的篮球决赛啊!我先去了。一会该没好的位置了。”

“人可真多啊,怪不得彭丽那么急,要不我们回去吧,人这么多,我们也看不到。”小芯不是个爱热闹的人,整个篮球场人山人海。

“不行,余森也在呢,听说获胜的队伍可以代表我们学校参加全省的篮球杯比赛呢。今天是我们学校选拔的决赛,肯定特别精彩,我们留下来看看嘛,好不好?”小晴向小芯撒娇。

小晴经过多番尝试后还是没能挤进去,有点沮丧。

“小晴,我有办法。”

“麻烦让让,我们是外国语学院的拉拉队员,麻烦借过。”

终于挤进了最前面,“小芯,你真聪明。”

“外国语必胜!”“软件学院加油!”

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比分依然一比一,此时的加油声更是一波比一波高。“软件学院进球,加一分!”济南哪个医院专治癫痫比赛结束,外国语队伍一片叹息,众人纷纷散去。

“岩桐,你好厉害啊!”小芯转身走了几步,便听到熟悉的名字。

小芯怔住,回过头,散去的人群差点把她撞倒,一群女生围着一个男生,男生像是感应到了一般,也看向小芯,四目交织,陌生中夹杂着一丝熟悉。

“小芯,你怎么还在这,走着走着就不见影了。人都散了,我们走吧。”小晴挽着小芯。

“小芯!”男生叫住小芯。

“小晴,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

小晴回头看了一眼叫住小芯的男生,离开了。

“小芯,下个月,我们一起看今年的第一场雪吧。”

“看,开始下雪了,真好看。”小芯伸出手,一片片雪花落入手中。

“我爷爷在南方经商的时候,我爸和你妈相恋了,后来我爷爷带我爸回到北方,安排了我爸和我妈的婚事。我妈很喜欢我爸,所以我妈也喜欢向日葵,三年前我爸带我去了南方,去过你家的花店,看到了橱窗里的向日葵。我爸说他的初恋已经不在了,在南方居住一段时间后,我爸爸带我回到了北方,我一直想考这所大学,那时你说你也一定会考上这所大学,你说让我陪你一起看北方的第一场雪,而我,一直在等这一天,我家重新种上了向日葵。”

“橱窗里的向日葵,随着你的离去也死了,我也种上了新的向日葵。久别,是为了相逢时更多的感动,原来北方的雪那么美。”

“以后我陪你看每一场雪,不会再错过。”岩桐紧紧握住小芯的手。

雪地上留下了两条临近的足迹,一直蔓延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